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从百户官开始 > 从百户官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二十七章 身上沾满同袍的鲜血【求订】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首当其冲的就是数百精气神迥然不同的家丁队伍,这些家丁竟然全都有属于自己的战马,随着汤定为一声令下。

数百家丁直接翻身上马,看上去比朝廷的正规军还要显得更具威势。

岳不群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中不禁感叹万分。

这样一支家丁队伍,如果说对上一个江湖宗门的话,说实话,岳不群感觉除了寥寥有数的几家宗门之外,还真的没有几家能够扛得住。

其他不说,就说他们华山派就绝对不是这样一支精锐的家丁队伍的对手。

这些家丁绝对不同于先前岳不群跟随李桓在福建一地所见到的那些家丁。

虽然说福建一地,那些地方豪强所蓄养的家丁仆从一个个论及悍勇程度的话,未必就比这汤家的家丁差了。

可是两者却是有着明显的区别。

福建那些豪强所蓄养的家丁只不过是一群空有勇力的乌合之众罢了,而汤家的家丁显然都是军中的精锐悍卒,不单单是悍勇无比,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精通军阵之道,哪怕只有一分的力量,可是经由他们联合起来,却是能够发挥出数倍的力量来。

就在岳不群看着那些翻身上马的家丁走神的时候,身旁的韩乐轻轻的推了岳不群一把道:“岳先生,上车了!咱们也该出发了。”

原来这会儿一辆马车正停在他们的面前,而韩乐则是看着他。

岳不群回神过来,一阵风吹过,岳不群忍不住一阵咳嗽,冲着韩乐点了点头,然后走进马车当中。

马车不大,但是足可以容纳韩乐与岳不群二人。

看得出汤家对于这些文人出身的账房还是颇为照拂的,准确的说应该是这些账房先生大多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让他们骑马的话,恐怕一个个的都要从马上掉下来摔个半死不可。

而大队人马显然急着赶路,自然也就不能让这些走不了几里路便气喘吁吁的账房步行赶路,所以说汤家特意为这些账房先生配备了马车。

车外那一队家丁簇拥着十几辆马车在夜色当中出了汤家的那一处大庄园。

这些人并不在绥德州县城之中,而是位于城外的大庄园之中,否则的话,汤家这么大的动静,就算是选在傍晚时分,也一样会惊动许多人。

目光从外面收回,岳不群不禁带着几分诧异之色向着韩乐道:“韩兄,咱们这是要去干什么啊?”

从一开始岳不群便忍着心中的好奇,这会儿自然是忍不住询问韩乐这位在汤家呆了许多年的老人。

韩乐闻言微微一叹道:“也不知这次究竟是哪一家要倒霉了。”

岳不群闻言不禁愣了一下,脸上露出几分诧异以及不解之色。

韩乐将岳不群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微微一笑道:“岳兄以为汤家几乎成为榆林道第一大豪强,靠的是什么?”

岳不群眉头一挑,看着韩乐道:“莫非是杀戮?”

韩乐点了点头道:“不错,但凡是同汤家做对的势力或者家族,全都被汤家夷为平地,这些年直接或者间接被汤家所覆灭的家族没有三五十也有十几家了。”

岳不群不禁道:“这么多家族被灭,难道地方官府就不管吗?”

韩乐冷笑道:“无凭无据,再加上汤家的那位指挥使大人在,谁会没事去寻汤家的不快啊。”

说着韩乐脸上露出几分笑意看着岳不群道:“看来这次汤九爷是准备将岳先生你纳入汤家了啊,不然的话,像这般的行动,绝不可能带上岳先生你的。”

岳不群向着韩乐拱了拱手道:“说来还多亏了韩兄你在汤九爷面前替岳某美言,否则的话,岳某一个外来之人,又怎么可能会得汤九爷信任。”

韩乐笑道:“你我二人一见如故,韩某向汤九爷举荐岳先生,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西安府

如今的西安府四门已经被朝廷大军所接管,前日京营振威营在指挥使任平、关征的带领之下终于赶到了西安府。

几乎是第一时间,京营便在李桓的命令之下接管了西安府四门,彻底的将西安府掌控在手中。

与此同时,锦衣卫开始在城中大肆抄家。

上至布政使司布政使,下至府衙的一名吏员,可以说但凡是被查出牵扯到贪墨大案当中的官员,尽皆被拿下。

城中差不多近二十家豪商被抄家,而府衙之中有名有姓的官员也有数十人之多,可以说如今的西安府大牢已然是人满为患。

足足数日过去,锦衣卫的抓捕行动方才停了下来,当然这也只是大规模的抓捕抄家停下,西安府的百姓依然能够偶尔见到有锦衣卫的人四处出动抓捕涉案之人。

李桓的落脚地点已经由锦衣卫千户所转移到了西安府府衙。

经过一番大清洗之后,西安府府衙的官员可以说是十不存一,包括底层吏员在内,满打满算也就剩下不过十几人。

这十几人如今正带着一群自城外灾民之中所挑选出来的一部分穷书生以及乡老忙碌无比的处理着诸多政务。

虽然说看上去繁忙而又笨拙了些,可是丝毫不妨碍整个布政使司衙门的运转。

毕竟平日里这些事务的处理也都是由诸多中低层的官员去执行,至于说布政使、按察使这些官员,最多就是在一些大事上面拿个主意罢了。

李桓几乎一下子将整个布政使司、按察使司给清空,却又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政务的正常运转,显然是经历了福州那一遭之后,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和应对之策。

此时李桓正坐在一处偏厅之中,翻看着各自奏报上来的事情。

忽然之间一者脚步声传来,李桓抬头看去,就见锦衣卫百户顾玉章正一脸欣喜的大步走来。

“属下拜见大人。”

李桓淡淡的看了顾玉章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顾玉章手中那一份密函之上道:“何事?”

顾玉章将手中密函递给李桓道:“回大人,这是榆林道锦衣卫百户所秘密传来的消息。”

李桓眉头一挑,神色之间带着几分郑重之色。

榆林道可是九边之一榆林镇所在,陕西一地几处锦衣卫百户所,其中就有一处坐落在榆林道。

一般来说,榆林道锦衣卫传来的消息,大多都是关于草原鞑靼入寇的消息,不管入寇规模大小,但凡是鞑靼寇关,必然是惊动四方,甚至规模稍大一些,便有可能会上达天听,惊动朝廷以及京师。

这会儿榆林道锦衣卫百户所传来消息,莫不是草原之上的鞑靼人又有什么异动了吗?

伸手接过密函,李桓将之拆开,当看到密函的内容的时候,李桓不由得眉头一挑惊讶的道:“没想到岳不群竟然会流落到榆林镇去。”

站在一旁的顾玉章闻言不禁愕然抬头,脸上满是惊喜之色,颤声道:“大人,您说岳千户并没有死,人就在榆林镇?”

李桓微微点了点头道:“不错,这密函是岳不群通过榆林锦衣卫百户所传来的报平安的信函。”

说着李桓将密函递给顾玉章,顾玉章看过之后,脸上满是喜色道:“岳大人没事,那可真是太好了。”

李桓笑道:“要不说岳不群命大呢,能在风清扬等人的追杀之下逃得一命,虽然说受了重伤,可是这运气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说着李桓道:“传讯给岳不群,让他好生养伤,早些回来。”

顾玉章应声而去。

外面陈耀、杜广抱着一摞的账册走了过来,同顾玉章迎面,点了点头。

走进厅中,陈耀、杜广二人将那一摞账册放在李桓面前道:“大人,终于清点清楚了。”

这几日陈耀、杜广几人便一直带着锦衣卫负责清点抄家所得,如今总算是有了一个结果。

李桓闻言眉头一挑。

只听得陈耀开口道:“大人,此番抄家,涉及近百家之多,其中尤以廖家、苏家、魏家、胡家等地方豪强为甚,共计抄没出粮食二百三十五万石,金银共计五百四十余万两,另有田亩、店铺、庄园不计其数。其价值不下上千万两。”

李桓闻言不由眼中闪过一道精芒道:“你说粮食足足有二百三十万石?”

陈耀重重点了点头道:“不错,抛开被贪墨的朝廷赈济粮,几家抄出来的粮食就有二百万石之多,这可是二百万石的粮食啊,甚至不比朝廷第一批下发的赈济粮数量少。”

李桓深吸一口气,浑身杀机弥漫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他们这些人囤积了上百万石的粮食,可是陕地却有上百万的百姓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更是有成千上万的人活生生的饿死。”

陈耀咽了口水,看着李桓颤声道:“大人,这些抄没来的东西,该如何处理?”

李桓只是稍稍沉吟一番便道:“我会亲自奏明陛下,其中抄没的粮食就地用以赈济灾民,而金银之物则是装箱然后运回京师,充入陛下内库,至于店铺、庄园,矿山等待大灾过后进行发卖。”

说着李桓看了陈耀一眼道:“抄没出来的田亩大概有多少?”

陈耀连忙道:“回大人,田亩大概共计有一百八十万亩之多。”

李桓眉头一挑,说实话这个数字的确是有些惊人,可是想一想此番西安府几乎八九成的大豪强、官员全部被抄家灭族,近二百万亩的良田,数量已经不算多了。

毕竟上百家算下来,每家也就上万亩良田,想一想那严嵩、徐阶等人,动辄霸占良田数十万亩的声势来,西安府的这些豪强、官员到底是差了许多。

就见李桓坐在那里,一只手轻轻的叩击着桌案,忽然之间道:“传关征来见我。”

没有多久,就见一身甲胄在身的关征大步而来,行至近前,直接向着李桓拜倒道:“末将振威营指挥使关征,拜见大都督。”

李桓看了关征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道:“关指挥使起身吧。”

哗啦一身,甲胄发出响声,身形魁梧的关征站起身来,恭敬的看着李桓道:“不知大都督召末将前来,有何吩咐?”

李桓看着关征道:“关征,你即刻带人前往城外的流民之中,去给本官竖起招兵的大旗来,给我招募士卒,任何通过筛选之人,一旦加入军中,本官便赏赐其十亩良田,十两白银,五石粮食以做安家费用。”

李桓这话落下,关征等人不禁露出惊愕之色,几乎是本能的,关征道:“大都督,这条件是不是太好了些啊。”

怪不得关征会是这般的反应,其他不提,单单是十亩良田便足够让人打掉头争着参军了,更何况还有银子、粮食。

城外的那些流民为了活下去,但凡是给他们一口饭吃,流民之中的青壮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加入军中。

所以说李桓给出这么优厚的条件,绝对是超出了关征等人的意料。

李桓摇了摇头道:“既然条件这么优厚,那么筛选的条件自然也非常的严格。”

关征精神一振,看着李桓。

李桓缓缓道:“记住,招募之人务必要出自良家,家有父母、兄弟者择优选拔,务必要挑选品性敦厚之人。”

关征闻言不禁眼睛一亮,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清楚,如果说真的按照李桓所说的要求去挑选兵员的话,那么最后所选出来的兵员绝对是最优秀的。

不过很快关征便带着几分担忧道:“大人,挑选这种兵员倒是不难,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大人还给出这么好的条件,到时候流民之中随随便便就能够挑选出上万人出来,只是那些偷奸耍滑,地痞流氓之类,又该如何处置?”

李桓赏赐给这些兵卒的亲眷以良田、金银、粮食之物,必然会引得流民之中许多地痞窥视,那些普通百姓之家可是不敢招惹那些地痞流氓的。

李桓淡淡道:“此事简单,招兵的消息一旦发出,那么好的条件,那些地痞流氓必然最先应招,到时候关指挥使你便将这些人独立一营,以军法约束,不尊号令着,杀了便是。也省的他们这些人散落民间,祸害百姓。”

关征眼中流露出几分兴奋之色,当即冲着李桓躬身一礼道:“末将领命,这就去办。”

不过转身之际,关征犹豫了一下看着李桓道:“大人,不知招兵数量可有限额?”

李桓微微一笑道:“西安府一地,许你两万名额。”

看着关征兴奋的离去,李桓嘴角露出几分笑意。

陕地自古出强兵,其他不说,强秦,盛唐,皆是以陕地为根基,继而征伐一统天下。

按照李桓心中的规划,李桓准备在陕地招募十万青壮,毕竟京营满员的话,足足有二十五万左右的大军,然而如今京营一番裁汰下来,竟然只有四万余精锐,缺口足足有二十万之多。

如今陕地大灾,李桓若是真的如愿招募十万青壮的话,那么按照他给出的优厚条件,到时候足可以惠及十万户,数十万灾民。

至于说他许下的条件,无论是粮食还是田亩又或者是金银,说实话,李桓一分银子没带离京,如今托这些陕地官员的福,所需的一切全都齐备。

十万青壮需要百万亩良田,安家的金银百万两、粮食五十万石,可是李桓单单是在西安府便抄没出良田近二百万亩,金银五百多万两,粮食更是二百万多石之多。

别说是招募十万青壮了,便是再翻上一倍,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天色昏暗,夜幕降临

连绵的山峦之间,一座绵延数千里的长城便坐落在山川之间,将草原上的胡人阻隔在外,形成一道道关卡,做为中原之屏障。

三郎口是榆林镇下辖的诸多关卡之一。

这些关卡因为其大小以及重要性,九边重镇都会分派士卒把守,哪怕是不能够起到阻拦鞑靼入寇的作用,至少也能够起到示警的作用。

一旦篝火燃起,必然会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四方,让九边重镇做出反应。

而三郎口平日里驻守的士卒便是一个百户,上百人。

这数量已经是不少了,因为三郎口是一处极为重要的关卡,可以容纳大量的兵马穿行而过。

一个百户驻守在这里,除非是被突袭,否则的话,靠着关卡,未必不能够将来袭的鞑靼人阻拦在外,坚持到援军到来。

这一日,百户官汤平招呼一众手下聚集在关口之中,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几坛老酒此刻已经被打开,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

天气寒冷,这些戍边的士卒最喜欢的就是美酒,不过平日里他们也没有多少机会能够喝到美酒。

所以说这会儿看着自家的上官汤平,不少士卒都露出几分诧异之色,当然更多的人注意力都在那酒坛子上面。

汤平哈哈大笑道:“今日本官纳娶小妾,本官心中高兴,特命人送来美酒几坛,与重兄弟共享。”

听汤平这么一说,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恍然想起,今天汤平还真的是纳娶了一名娇媚的妾侍。

当即就有小旗官兴奋的笑道:“多谢大人赐酒。”

“多谢大人!”

登时一众人便不再迟疑,纷纷上前端起酒碗便喝了起来,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这样的美酒也不多见,错过了可就真的错过了。

可以说上百士卒,除了寥寥几人不喝酒之外,差不多所有人都喝了一大碗的美酒。

夜幕降临,三郎口之外,一队兵马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正缓缓的接近三郎口关卡。

为首的阿里哈同汤定力走在一起,几名汤家的精锐家丁护在汤定力身旁。

脚步一顿,阿里哈看着前方若隐若现的灯火,心中清楚,前方就是三郎口。

他壶里部也曾从三郎口破入关内,行劫掠之事,所以说对于三郎口并不陌生。

同样阿里哈也清楚三郎口的防御非常之严谨,尤其是那近百名戍边的士卒,几乎大半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卒,战力极其惊人,依托关口的话,就算是他不顾及族人性命想要冲破关卡,怕是也要付出数百条人命的惨痛代价。

此时阿里哈看向汤定力道:“汤兄弟,你确定我们可以不损分毫的通过三郎口吗?”

汤定力笑着点了点头道:“阿里哈兄弟,难道你还信不过兄弟我不成?”

阿里哈嘿嘿一笑道:“不是信不过汤兄弟,实在是……”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关卡突然有灯火摇曳,灯火有规律的摇曳了几下,而看暗道这一幕的汤定力当即笑道:“行了,可以出发了,前面的关口我汤家的人已经摆平了。”

阿里哈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冲着身旁的索尼特道:“索尼特,你带上族中的勇士,去前方看一看。”

索尼特闻言当即兴奋的招呼百余名壶里部精锐直奔着三郎口而来。

此时的三郎口关口之中,原本供戍边的士卒歇息的大通铺之中此刻却是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

一身甲胄的汤平手中提着一柄长刀,身边跟着几名家丁,而在他们身前,则是一具具在昏迷之中被砍杀的戍边士卒的尸体。

近百戍边的士卒,没有死在鞑靼人的手中,反而是死在了自家上官的手中。

一名家丁眼中闪烁着凶戾之色,锋利的刀芒自一名昏睡的老卒脖颈之间划过,登时鲜血激射,昏睡的老卒一阵剧烈的抽搐,迷茫的双眼睁开,当看到一脸阴狠之色的汤平等人的时候,眼眸之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大人,共计八十六人,已经尽数杀了,还剩下外面值守的几人。”

汤平微微点了点头,冲着一人道:“汤遵,你去发信号,其余人随我去将那几人料理了。”

关口处,几名不久前并没有饮酒的老卒正怀中抱着冰凉的刀枪靠在背风处,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忽然之间,老卒秦庄眉头一皱道:“老徐,有没有闻到一股血腥气。”

其余几名老卒闻言皆是一愣,随即嗅了嗅,当即就听得徐凌握紧手中长刀低声道:“的确是有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从关口之中传来。”

借着灯火,几名老卒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汤平带着几名家丁走了过来。

看到汤平的时候,秦庄几人连忙起身向着汤平迎了上来道:“大人,您怎么来了。”

汤平微微一笑,上前道:“本官有些睡不着,所以出来走一走……”

“噗嗤”

随即一声闷哼传出,就见一柄利刃没入了秦庄的体内,秦庄看着一脸狞笑的汤平,再看看那刺入体内的匕首,脸上露出几分难以置信的神色,口中鲜血涌出,颤声道:“大人,您……”

与此同时几名跟着汤平的家丁也齐齐出手。

有心算无心之下,几名老卒几乎当场被杀了个精光,只有落后一步的徐凌发现不妙,及时避开,见势不妙,直接自山口滚落,消失在夜色当中。

见此情形,几名家丁试图追上去,不过汤平却是唤住了几人道:“逃了他一人也妨碍不了大局,到时候给他扣上一个逃兵的帽子便够了。他一个逃兵无论说什么,都没有人会相信的。”

说着汤平正色道:“接下来是接应壶里部的人入关。”

很快就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索尼特带着人便被汤平几人迎入三郎口之中。

看着倒在地上的几名大明士卒的尸体,再看看汤平等人身上的鲜血,索尼特立刻就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尤其是当得到消息带领大队人马赶来的阿里哈看到关口之中那被砍杀的近百名大明戍边老卒的时候,阿里哈不禁放声大笑,拍了拍汤定力的肩膀道:“好兄弟,以前为了杀入三郎口,我壶里部死了不下二三百人,没想到这次由你们相助,竟然这般轻松。”

汤定力脸上挂着笑意道:“壶里部是我们汤家的朋友,为朋友排忧解难,不正是应该的吗?”

阿里哈微微一愣,随即点头道:“对,壶里部与汤家将永为朋友,互相帮助。”

汤定力捋着胡须笑道:“阿里哈,此番咱们悄悄入关,没有惊动任何人,要不了多久便可以轻松伏击运粮队,到时候你我两家便可平分粮食。”

阿里哈眼中闪过贪婪之色,带着几分兴奋道:“走。”

榆林道

干涸的大地之上,烟尘滚滚,一队骑兵四散开来,巡视四方,显然是大军前哨。

就见官道之上,一队长长的车队蜿蜒而来。

上千士卒此刻正押送着数百辆大车缓缓而来,整个车队足足有数里长,这一支队伍正是朝廷所调拨而来的赈济粮,足足两万石之多。

数百辆大车吱吱呀呀缓缓前行,负责运送粮食的民夫都有一两千人之多,再加上护送的上前大军,加起来差不多有三千来人。

为首的一名游击将军正满身风尘仆仆的骑着战马,不停的询问着归来的哨探前方的消息。

甄伟做为一名游击将军,在榆林镇边军之中也算得上是是一名中上层将领了,只不过因为性子太过耿直的缘故,哪怕是一身武力惊人,立下不少的功勋,可是十几年间升任至游击将军之后,官职便再也没有动弹过。

此番甄伟被派来押运朝廷调拨的赈济粮,这个任务可不是什么美差,所以最后便落在了甄伟身上。被指挥使汤定邦派来押运粮食。

甄伟性子耿直,倒也没有说什么,领了将令之后便带领一干手下一路押运着粮食奔着绥德州而来。

此时甄伟皱眉看着身边一名亲兵道:“怎么回事,汤夜这总旗官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半个时辰便务必派人汇报一次消息吗,这都快一个时辰了,为什么还没有丝毫的消息。他眼中可还有军法,还是说以为本官不敢杀了他吗?”

亲兵轻咳一声道:“大人,汤夜怎么说也是指挥使大人的人……”

甄伟闻言冷哼一声道:“那又如何,既然在本将军麾下,那么便要遵守本将军的将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www.feis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s://m.feiszw.com/chapter-34900-30970000

<address id='ojr'><i></i></address>
<dir id='yXn'><big></big></dir>
      <fieldset></fieldset><nobr id='avOe'><kbd></kbd></nobr><abbr id='usyiWMoG'><basefont></basefont></abbr>
      <nobr id='caTmPLuX'><span></span></nobr><strike id='DAXdjOF'><code></code></strike><u id='eScX'><l></l></u>
        <dfn id='ZsIHnVV'><code></code></dfn>
            <blink id='afKxsy'><center></center></blink>
            <thead id='njFsEv'><option></option></thead><acronym id='DsiRWyB'><u></u></acronym>
              <listing id='DBcpbg'><thead></thead></listing><em id='ykEbXSw'><caption></caption></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