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结婚后我怀崽出逃了 > 结婚后我怀崽出逃了最新章节列表

第160章 过敏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飞速中文.com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纪修然牵着她来到书房。

“说吧,你想和我说什么?”

“纪修然,我现在不喜欢你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你。”

对于赵凝初说的话,纪修然一开始就猜到了。

她现在不喜欢没关系,总有一天,她会喜欢的。

“阿初,五年前我没有派人追杀你,不管你信不信。”

赵凝初愣了一下,没想到纪修然会亲口给她解释五年前发生的事情。

可是就算解释有什么用,他们早就回不去过去了。

“纪修然,过去的事情,我不在乎了。”

纪修然直直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开口:“那我们就在乎以后好吗?”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不想和你有以后,我…

…”

赵凝初话还没说完,纪修然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

她叹了一口气,神色淡漠道:“你先接电话吧!

不知道为什么,纪修然莫名的觉得松了一口气,他不想再听到赵凝初各种和他撇清关系,所以只好接通了电话。

“喂,我知道了,你过来接我。”

纪修然告诉对方地址之后,就将手机挂断了。

“公司有点重要的事情需要亲自处理,这两天你在家好好休息,我晚点过来看。”

“不用了,你别来了。”

纪修然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转身离开了书房。

赵凝初慢慢摸索着朝沙发走去,她的眼睛能够模模糊糊的看到一点点光,不过要立马就好那是不可能的了。

她拿出手机给顾苒打了电话,将自己眼睛的事情告诉顾苒,顾苒一听,担心得不行,吵着要来看她。

“不用了,你别来了,店里没人不行的。”

“可是你现在眼睛看不到,又要照顾孩子。”

“家里有保姆,还有我爸都在的。”

“切,你那个不靠谱的渣爹。”

说起赵振国,赵凝初却是感觉他有些不靠谱,自己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个人,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赵凝初担心赵振国又去赌钱,和顾苒挂断电话之后,就给赵振国打了电话。

电话一响就被接通了。

“喂,小初啊!”

“你现在在哪里?”

赵振国闻言,有些惊讶:“咦,你回来了?”

“嗯!”

“那我马上回来,我在小区的广场呢。”

赵振国担心她不相信,直接开了扩音,果然,听到各种广场舞的声音,吵得不行。

知道赵振国在广场,赵凝初也不着急他回来,让他直接在外面玩。

晚上的时候,邵斯年过来了。

两个小家伙别提有多高兴,围着他转,别提多高兴了。

“年年,你给我带来什么好吃的呀。”

邵斯年将袋子递给小白:“带着妮妮去那边玩去。”

小白哦了一声,听话的牵着妮妮就走了。

邵斯年来到赵凝初对面坐下。

“眼睛怎么样了?”

“还好,能看到一点点,你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

邵斯年蛮不在乎的笑了笑:“我们的照片被狗仔拍到,发到网上了,说我结婚了,有两个孩子。”

赵凝初闻言,有些惊讶:“啊,那现在怎么办?

“就这么晾着吧,这种娱乐新闻过几天就没有了。”

“都上新闻了,你还敢来找我?”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刚好这几天我就住在这里,帮你照顾孩子。”

赵凝初一听,一脸嫌弃道:“可别吧,到时候被拍到,又说不清了。”

“放心吧,我来的时候都伪装好了,等你好了,我就回去了。”

“那妮妮呢?”

“这段时间在这里陪陪她。”

“你难道打算一辈子就这样,现在妮妮还好,等到她长大了,会看出来的。”

邵斯年沉默着不说话。

赵凝初继续开口道:“你和奈笙怎么样了,她记起你来了吗?”

邵斯年摇头:“没有,现在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对于邵斯年和苏奈笙的爱情,赵凝初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只是一个局外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帮邵斯年照顾妮妮。

“你这段时间留下来好好陪陪孩子吧,她挺喜欢你的。”

自从邵斯年留下来帮忙照顾两个小家伙之后,赵凝初也是轻松了不少。

因为新闻的原因,出于安全考虑,赵凝初没有让两个小家伙去学校,等到风头过了,再去上学。

这几天,纪修然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再出现在赵凝初面前,赵凝初也轻松了不少。

孩子都连着邵斯年,她也难得轻松。

“呜呜!妈咪……”

赵凝初躺在躺椅上休息的时候,妮妮哭着跑了过来。

赵凝初现在只能大致的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她伸手将妮妮抱在怀里,柔声道:“宝贝,怎么了?”

“妮妮脸上痒痒……”

“痒痒?怎么会痒痒呢?”

“年年说被蚊蚊咬了。”

“那年年给你擦药药没有?”

“他在妮妮脸上吐口水,妮妮不喜欢年年了,他好恶心。”

赵凝初闻言,有些哭笑不得。

本以为能够清净几天,看来爸爸带孩子,只要能活着就行。

赵凝初准备开口,邵斯年就走了过来:“妮妮,你干嘛呢?过来帮你擦药药,擦完药药就好了。”

“不要,你给妮妮差口水,好恶心。”

赵凝初无奈的笑了笑,看向邵斯年:“她被蚊子咬了?严重吗?”

“也不是很严重,擦药就好了。”

妮妮紧紧的抱着赵凝初,委屈巴巴的开口:“呜呜,妈咪,妮,妮妮痒……”

“好了,不哭了,妈咪给吹吹就好了。”

说完,对着邵斯年开口道:“你去她房间的抽屉拿花露水过来,那个效果好。”

邵斯年去拿花露水,小白就走了过来。

“妈咪……”

“怎么了?哥哥也被蚊子咬了?”

“妈咪,妹妹脸上的包包不是蚊子咬的。”

赵凝初闻言,有些震惊:“不是蚊子?”

“这个天气这么冷,哪里来的蚊子,妈咪一点常识都没有。”

赵凝初闻言,顿时觉得事情的严重性了,她伸手捧着妮妮的脸颊,慢慢的摸了摸。

这一摸,把她吓一跳,一串一串的包包,根本就不像是蚊子咬的。

“妮妮,身上有没有?”

“背背上有!”

赵凝初拉开妮妮的衣服,摸了摸她的好后背,也是一串一串的。

这时候,邵斯年拿着花露水走了过来:“来了,快给她擦擦。”

“你今天给妮妮吃什么了?”

邵斯年一脸懵逼:“怎么了?”

“她这是过敏了,不是被蚊子咬的,赶紧送去医院去。”

妮妮一听要去医院,哇的一声哭得更加大声了。

“呜呜,妮妮不要去医院,妮妮不要打针针。”

“小初,叫家庭医生过来吧,这个时间去医院到时候被记载拍到。”

“我没有请家庭医生。”

说完,忽然想到什么,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串号码。

电话想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喂您好……”

赵凝初听着熟悉的女声,赶紧开口道:“陆曼姐,是我,赵凝初……”

随着赵凝初的话音刚落,电话那边的人愣了一下。

“你,你是赵凝初,你不是……”

“我没事,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孩子过敏了,但是不方便去医院,你能来帮我看看吗?”

“过敏,是什么过敏?”

赵凝初闻言,直接问邵斯年:“今天你给妮妮吃什么了?”

邵斯年道:“海鲜。”

赵凝初如实的告诉陆曼,陆曼要了地址之后,她才把电话挂断。

摸着虽然看不见妮妮脸上的大包,但是赵凝初已经经历过一次的,妮妮三岁的时候,也过敏过,同样的症状,满身都是一串一串的大包,当时她大晚上的抱着妮妮到处找诊所。

邵斯年一听到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才导致孩子过敏,看着妮妮原本白嫩的小脸肿得红彤彤的,又心疼又愧疚。

妮妮一难受就用手去抓,一抓就痛,一痛就抱着赵凝初哇哇大哭。

邵斯年又心疼又自责。

他蹲在妮妮面前,柔声道:“宝贝,对不起……

妮妮将脑袋埋在赵凝初怀里,低声的哽咽着:“年年讨厌,我不喜欢年年了。”

听到自己的女儿说讨厌自己,邵斯年心里很不是滋味。

妮妮虽然很爱哭,但是却很乖,平日哭两下,哄哄就好了。

可是现在,任由邵斯年怎么哄都哄不好。

赵凝初对着她的后背轻轻的吹着,一边吹一边开口道:“好了,宝贝,妈咪吹吹,吹吹就好了。”

妮妮趴在赵凝初怀里,不停的抽屉,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妈咪,妮妮痒,妮妮疼。”

邵斯年一听到妮妮这么说,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小初啊,我不知道妮妮会对海鲜过敏,我自己没有过敏体质,我看她吃得香,还以为……”

赵凝初一边哄妮妮一边开口道:“这不是你的错,你本来就不知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打一针输点液就好了,之前妮妮也有过一次过敏,没几天就好了。”

半个小时后,陆曼就提着医药箱上门了。

看到赵凝初的那一刹,她惊讶得不行。

‘小初,你……’赵凝初脸上挂着笑意:“陆曼姐,叙旧的事情晚点,麻烦你帮我看看我女儿。”

陆曼帮妮妮检查了一下,好在不是很严重,输三天液就能好。

妮妮一听要打针,抱着赵凝初不撒手。

“妈咪,不要,妮妮不要打针。”

陆曼拿着针头在一旁哄她,可是妮妮就是不撒手。

最后,赵凝初没办法,只能大声的吼她:“赵安妮,你再不听话,妈咪就不要你了。”

妮妮一听,果然不哭了,松开赵凝初的手垂着脑袋小声的哽咽着。

邵斯年见状,上前将妮妮抱在怀里:“你别吼她。”

说完,柔声的哄道:"宝贝乖啊,就一下下,不痛的!"

妮妮抽泣着:“呜呜,年年,妮妮不要打针针。

“不打针的话,包包就不会好,就会变丑,妮妮想哟啊变丑吗?”

妮妮摇头:“不要,妮妮不要变丑。”

“那就挂乖乖的好不好,就一下下,我陪着你好吗?”

妮妮微微点头:“嗯!”

在场的人见妮妮点头,顿时松了一口气。

陆曼将这三人的互动都看在眼底,心里有很多的疑惑,但是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先给孩子看病。

因为赵凝初吼了妮妮,妮妮就气呼呼的不要她抱,要邵斯年抱着输液。

刚好陆曼有很多话想问赵凝初,两人走出妮妮的房间。

陆曼看着赵凝初扶着墙壁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变开口道:“小初,你的眼睛?”

赵凝初笑了笑,淡淡道:“后遗症,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陆曼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听说你……”

后面的话陆曼没说话,赵凝初就接话道:“听说我死了是吗?”

陆曼点头:“嗯!我听说你和别人私奔了……”

说道这里,陆曼的声音逐渐的小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抬眼观察着赵凝初的表情。

赵凝初脸色始终是淡淡的,丝毫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没办法控制。”

“所以当年是谣言?”

赵凝初点头。

“小初,你都不知道纪总……”说起纪修然,陆曼停顿了一下,随即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

“你和纪总还有联系吗?”

“以后都不会有联系了吧。”

之前她已经把话说的清清楚楚了,他们之间不可能的。

“那个孩子是五年前的那个吗?”

赵凝初笑笑没说话,陆曼就当她默认了。

那孩子一看就就是混血儿,一看就不是纪修然的人种,倒像是那个金发男子的。

对于她和纪修然之间的事情,赵凝初不想多说什么,陆曼也不再多问,交代了一些关于妮妮注意事项,也就回去了。

晚上的时候,妮妮身上的包包已经退了,虽然看着依旧还是红红的,但是原本红肿的小脸也不肿。

小家伙被折磨了一个下午,一天什么胃口都没有,赵振国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但是妮妮都不吃。

“妈咪,妮妮想吃你做的蛋糕。”

赵凝初装有粥的勺子递到妮妮面前,轻声哄道:

“妮妮乖乖的,等过两天你好了,妈咪就给你做,你现在要忌口,不能吃蛋糕。”

“可素妮妮现在已经好了呀。”

“还没好完,过两天好不好?”

妮妮有些失望:“那好吧!”

把粥喝完之后,妮妮又开口:“妈咪,今晚我可以和你睡睡吗?”

“好!”

这一晚,赵凝初躺在妮妮身侧,拿着扇子轻轻的帮她扇缓解身上的瘙痒,免得她睡觉的时候挠。

这几晚上,赵凝初都陪在妮妮身边,她的视觉也渐渐的恢复了。

视觉恢复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店里看看。

赵凝初带着妮妮和小白全副武装的来到店里,顾苒看到之后,一时间硬是没认出来。

“我去,你们怎么包裹的这么严实。”

“说来话长。”

“那你就长话短说。”

赵凝初将上新闻的事情和顾苒说了一遍,顾苒一听,顿时激动的不行。

“你说什么?我男神?妮妮的爸……”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赵凝初赶紧伸手捂着她的嘴巴:“别乱说,孩子在呢?”

顾苒点头。

赵凝初将两个小家伙支开去了休息室,顾苒这才开口:“妮妮还不知道啊?”

“不知道,你别瞎说听到没有!”

“放心吧,不会,对了,你眼睛刚好就过来,没事吧?”

“没事,今天你可以早点下班了,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

顾苒闻言,用胳膊推了一下赵凝初:“说什么见外话,对了今天刚做了几个新款,我拿给两小家伙尝尝。”

说完,就去休息室找人去了。

赵凝初站在收银台,首先打开电脑,登录收银后台,看了看最近一点时间的数据,没想到顾苒做的这么好。

正当她看得入神的时候,小白走了过来。

“妈咪……”

“怎么了宝贝?”

“妈咪,那个舅姥爷是不是妮妮的爸爸?”

“厉薄深,我嫁给你三年,你都不曾碰过我一次……我成全你和你的白月光,我放弃了这段婚姻……

等过了今晚,你就可以去找她了!现在,就当做是补偿我这么多年,对你的情感,行么……”

江阮阮说完这句话后,便侵身吻住眼前的男人,带着飞蛾扑火般的疯狂和……绝望。

她知道自己手段卑劣。

可她爱太久了,太辛苦了!

眼下只乞求这点慰藉而已。

“江阮阮,你敢!”

厉薄深咬牙切齿,精致俊美到妖孽面庞上,满是震怒。

他想推开身上的女人,可体内的躁动,横冲直撞,几乎要冲垮他的理智。

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居然敢给他下套!

“我没什么不敢的……”

江阮阮眼角沁出一滴泪,吻得越发急促,没任何经验的小手,在男人身上胡乱摸索。

她只是想完完整整,拥有他一次而已!

厉薄深怒不可遏。

奈何,眼下情况,已不受他控制。

不一会儿,身体本能反应被激起,随着升高的体温,最后一丝理智,也彻底随风而去。

翌日,天刚蒙蒙亮,江阮阮就醒了。

她忍着不适,从床上起来穿衣,再从抽屉内,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放在床头柜上,最后,才深深看了眼床上的男人……

“厉薄深,我放你自由。从此,我们一别两宽,再没任何瓜葛!”

江阮阮喃喃说出这话,便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走出厉家时,她内心充满了苦涩和难过。

她爱了厉薄深七年!

从少女时期到大学,一直念念不忘。

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嫁给他!

然而,厉薄深却讨厌她……

具体时间,就在她嫁进门的那天!

当时,薄家老爷子病重,她那视财如命的父亲和继母,二话不说,就将她打包送来了。

当时,她开心疯了,期待着新婚夜的到来。

可厉薄深出现后,却一脸厌恶地说,“江阮阮,你应该知道,我想娶的人,是傅薇宁,不是你!只有她,才有资格当我的妻子,你不配!”

江阮阮知道,厉薄深没义务喜欢自己,爱自己。

可她还是天真地抱着希望,想着,有一天能焐热这个男人的心。

结婚这三年来,她兢兢业业,努力当一个好妻子。

每天晚上,亲自下厨,只为他回来,能吃口热饭。

每次无论多晚,都要等他回家,才能安心。

他应酬喝醉了,她会细心照顾,从不假手于人。

生病了或者受点小伤,会比谁都担心。

每年入冬,也会为他提前开好暖气,放好热水,大清早提前起来,帮他把衣服弄暖,就希望他不会受冷……

然而,不爱就是不爱。

直到前天,她生日,厉薄深却在医院陪着傅薇宁,她终于明白。

这一切,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那男人的心,是她穷尽一生,都捂不热的。

他属于另一个女人!

江阮阮彻底死心了!

……

厉薄深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从床上起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掐死江阮阮!

他堂堂厉氏集团总裁,向来以精明著称,在商界所向披靡,从来没人能算计到他,让他吃亏。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竟栽在那女人手中!

他怒意滔天,扫视了房内一圈,却没瞧见那个女人的身影,眼角余光,倒是瞥见了床头柜上的文件。

“什么东西?”

厉薄深拧眉,拿过来一瞧。

“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瞬时跃入眼帘。

他瞳孔一缩,表情陡然变得阴沉起来。

先是用那种手段,和他发生关系,现在又提出离婚……把戏真是越来越多了!

厉薄深压根就不信江阮阮会跟自己离婚。

他豁然起身,穿了衣服,带着一身煞气下楼,质问管家,“看到江阮阮了吗?”

管家李叔一愣,立刻回道:“回少爷,少奶奶天没亮就出门了,还拖着行李。”

厉薄深整个怔愣住……

……

六年后。

Y国,VR医学研究所。

江阮阮刚从研究室出来,就听到助理琳达说,“江医生,陆教授有事找您,让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江阮阮刚通宵一夜,原本还有些犯困,听到这话,顿时一激灵,瞬间清醒了不少。

“他有说什么事么?不会是……研发成果,又被我家里那两个小魔王给破坏了吧?”

“显然是。”

琳达回应,眼中略有些同情。

自家这上司,办事一向利落,能力也极高,年纪轻轻,就成为医学界天花板——陆青鸿的得意弟子,在医学界颇有名气,从来没在这正事上挨过骂。

唯独每次,都要替家里那两个闯祸的萌娃背锅!

琳达下意识安慰,“这次您又连着三天,没出研究室,朝朝和暮暮担心您的身体,每天在陆教授办公室折腾……我瞧着陆教授的头发,又白了几根。”

江阮阮听了后,有些头疼,又有些好笑。

六年前,她从厉家离开后,就出国了!

原本打算好好进修学业,没想到,竟然怀孕了。

当时她也纠结过要不要拿掉,可临到医院,却退缩了,也舍不得。

最后选择把孩子留下!

是三胞胎,两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

生产的时候,女孩儿因为缺氧,夭折了,只留下两个宝贝儿子,小名朝朝、暮暮。

想到那两个智商逆天的小家伙,江阮阮内心是幸福的。

可转念想到,要替他们去挨骂,她瞬间就萎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www.feis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s://m.feiszw.com/chapter-34495-30969338

<dir id='jDF'><small></small></dir><pre id='LSGpCK'><center></center></pre><tt id='PfTRSOg'><bgsound></bgsound></tt>
    <dfn></dfn><strong id='lNcdFcnQ'><caption></caption></strong><font id='jQO'><big></big></font><basefont id='xI'><tt></tt></basefont>
      <bdo id='HLCl'><xmp></xmp></bdo><dfn></dfn>
        <thead></thead>
        <abbr id='woXoKY'><var></var></abbr>
            <sup id='JWR'><option></option></sup><blink id='rhploFAb'><optgroup></optgroup></blink>
            <abbr id='wF'><ol></ol></abbr>
            <i id='ZnNofjpY'><option></option></i><dfn id='CQEPyNcf'><ol></ol></dfn>